白群

在玫瑰中沉睡。
水彩/德奥音乐剧/stucky/dover/lana del rey
Sebastian Stan

【ME】爱情的脉络 13-17(《幸好我们没错过》番外三)

望北之川:

【13】


Eduardo前半夜梦魇,后半夜一直被Mark骚扰,不胜其烦,始终没睡好。直到天快擦亮了,他才顶不住疲倦沉沉睡过去。


8点的时候,Eduardo的手机闹铃响了。


音乐在第二个音符的时候就把Mark吵醒了,倒是Eduardo任由它播了整整半分钟而毫无动静。


那之后,他才从被子里慢慢伸出手,摸索到手机按掉它。Mark好笑地看到Eduardo甚至没来得及把手缩回被子里,就又睡着了。


 


Mark纠结了一下要不要叫醒Eduardo,但立刻想到昨晚那个讨厌的意大利人,随即他便撇了撇嘴,打消了念头。


Eduardo应该多睡一会,Mark心安理得地想。


 
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,Eduardo的电话响了。


Eduardo挣扎着醒来接通电话。


“Arvin……?”他有气无力地低喃了一声。


Mark赶紧闭上眼睛装睡,却支棱起耳朵。


“Eddie,我没猜错的话,这个声音,意味着你还没起床,亲爱的?”Arvin在电话那边笑着问。


Eduardo三秒后才反应过来,“……天啊,现在什么时候了?”


“我们约好的九点。”Arvin说。


“Jesus Christ……”Eduardo懊恼地说,“抱歉,我睡过了……”


“哦,当然没关系,”Arvin笑着说,“我在酒店楼下等你。”


“抱歉,我半小时后下来。”Eduardo郁闷地保证。


 


他挂掉电话慢慢坐起来,在因为困倦带来的低沉而抱着被子发了半分钟的呆后,终于想起睡在床上的另一个人。


昨晚的事顿时涌进脑海。


“Jesus……”,Eduardo颤抖着将脸埋进手心里。


 


事实上,Mark当年的那枚戒指已经被Eduardo放进了抽屉深处有两三年了。他远在新加坡,早有了新生活,很少想起Mark。


直到最近半年Mark又出现在Eduardo的生活里,用短信和邮件的形式。


可能因为如此,事情过去那么久,他昨晚才又做了那样的梦;更没想到的是会吵醒Mark,让他看到以前那个不成熟的、软弱的自己——


那是Eduardo的股份被Mark稀释后,最不希望被他看到的一面。


 


哦不……


昨晚后,Mark会怎么看他?这么多年依然毫无长进,软弱、不理智、情绪化的一个人?


 


天啊,Eduardo想到这里,心里说不出的难过。


哪怕他和Mark早就连朋友都不是了,但Eduardo依然不希望自己在Mark的认知里,保持着那样一个形象。


他摇了摇头,心想这可真是失败者竭尽全力,想维持最后一点体面的尊严。


可笑极了。


但时至今日,他是什么样的人,对Mark来说并不重要;而在Mark的心里他是什么样的人,对Eduardo来说,也不重要了。


难道不是吗?


 


前几年,Mrs Lee在心理咨询时说:“Eduardo,你的问题在于太在意别人对你的看法。”


Eduardo看着她,目光没有一点的闪躲。他否定:“不,我没有。我已经不在意任何人的看法了。”


那位年长的女性注视着他,目光如此温柔,以至于直接穿透了Eduardo这些年坚硬的铠甲。


“这难道不就是你希望给公众的印象吗?”Mrs Lee反问。


 


Chris请Mrs Lee接Eduardo的案子,是为了解决他的信任构建障碍,但是她发现更严重的问题在Eduardo的自我认知障碍。


她很容易就能找到根源,毕竟这是一桩非常经典的商业投资案例。


这个年轻人长期在潜意识中体验着伤痛、压抑与极度自我怀疑,他近乎苛刻地要求自己更优秀与更成功,以回应、反击那些将他定义为“失败的Facebook联合创始人”、“失败的投资者”角色的社会期望(social expectation)。


但当一个人关注别人怎么看自己,甚至到了没有自己的程度,他的痛苦是不言而喻的。


Mrs Lee看着这个年轻的亿万富翁,哪怕是一次私密的心理咨询,他依然穿着高定西装,从头发到领带一丝不苟,他的每一个细节,都传达出他是个非常成功的年轻人。


但正是通过端庄的仪表以及笔挺的坐姿,Mrs Lee几乎能直达Eduardo心底压抑的痛苦和深刻的孤独。


 


那次心理咨询是Eduardo印象最深刻的一次。


他还记得结束后,Mrs Lee送他到办公室门口,忽然叫住他:“Eduardo。”


Eduardo回过头。


Mrs Lee说:“古希腊有句箴言,Know Thyself——认识你自己。从现在起,我会忘记我看过的关于你的所有资料。下次请穿上你觉得最舒适的衣服来见我,然后试着告诉我,你是谁,你是什么样的人,OK?”


“好的。”Eduardo记得自己这么回答。


 


 【14】


Eduardo叹了口气,很快调整了自己的情绪——他已经足够成熟且熟练地做好这件事了。


然后Eduardo回过头,看到Mark躺在旁边睡得“正熟”,这意味着他刚刚的纠结只是他自己一个人的秘密。Eduardo松了口气。


他探身过去拍拍Mark的肩膀。


“Mark。”


Mark装作刚睡醒,睁开惺忪的眼睛看着Eduardo。


“Mark,”Eduardo低声温和地问他,“我得准备出门了。你需要继续睡吗?如果你想,可以留到任何时候,只要离开时直接把门卡交给前台就好了。”


Mark打了个哈欠,摇摇头,“不,我跟你出门。”


“哦,好吧。”Eduardo心里不乐意了一下,他现在不太想面对Mark。


当然,Eduardo良好的家教没让他把这些表现出来。


“Mark,大概我们的速度要快点,”Eduardo走进洗手间,“Arvin已经在楼下了。”


Mark坐起来,揉了揉乱糟糟的卷毛,嘀嘀咕咕自言自语:“让他等着。”


 


二十五分钟后,Eduardo和Mark终于离开房间了。


Eduardo向来都很守时,偶尔的迟到令他有点焦虑。刚才在房间里,他的动作几乎称得上风驰电挚。


走进电梯后,他一直抬头盯着上面不断跳动的数字,结果电梯才下了两层就停住了,客房服务员推着盥洗车走进来,按了15层的按钮。


Eduardo甚至孩子气地扁了扁嘴。


Mark被他赴约的急切弄得心里止不住的烦躁,等服务生从15层出去后,他皱了皱眉,提醒他:“Wardo,还没到30分钟。”


Eduardo强调说:“那可是迟到的30分钟。Arvin一直在下面等我。”


“他等不了可以走,我能陪你逛逛博洛尼亚。”Mark用一种满不在乎的语气说。


“Mark?”Eduardo不满地拔高声音,“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不把时间当一回事。”


话一出口,Eduardo就有点后悔了,他脸色难看,立刻不再说话了。


 


Mark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说,顿时愣了。


 


以前柯克兰H33的门前有一块小白板,那是Eduardo买了挂上去的,因为在两个人约好的时间,他十次里有六次逮不到Mark。


于是有一天,Eduardo买了块小白板挂到门上,生气地对Mark宣布:“以后你迟到超过十五分钟,我就在上面留言,然后直接走掉。”


Dustin在宿舍里听见了,笑得在床上直打滚,说:“Wardo,你真是太有礼貌了,别人都是直接走掉了,只有你还想着要留言说一声。”


Mark听了差点就拔他的击剑去捅Dustin。


 


可话虽这么说,但Eduardo一次都没有真的这么干。


他依然还是在H33门前等Mark。


但那块白板也没被浪费,Eduardo等他无聊时,经常在上面涂鸦打发时间。有时候是画小人,有时候是写点骂Mark的话,或者几句葡萄牙语(Mark猜那也是抱怨自己的)。


作为H33里唯一情商正常的人,Chris经常回来就问Mark:“你是不是跟Edu约好又迟到了?”


Mark看着电脑心不在焉:“没有。”


Chris指了指外面。“骗谁?Edu又在门上的白板上写you asshole了。一看就知道你又让Edu等。你就不能别这么混蛋吗,也就Edu受得了你,换我,一分钟都不等你。”


Mark不耐烦:“你?我也不会跟你约。”


Chris听了更生气了:“你就是看着Edu好欺负,专门坑他是吧?!”


Mark也火了,硬邦邦甩一句:“他愿意。”


 


Eduardo在等他,他总是等他。


Mark最后一次回柯克兰楼时,那块白板还在。上面是上学期Eduardo留的言。


“E.S 9!you asshole”


Mark记得这是Eduardo最后一次等自己时抱怨着写下的。那是他和Eduardo约了九点,却在机房呆了一整晚而忘记这事,直到他灵机一现,想到要给Facebook添加情感状态时,才跑回柯克兰。


那时候Eduardo在白板上埋怨他是“asshole”,见到他却关心地问:“Mark,你昨晚有睡觉吗?”


Eduardo的东西在诉讼刚开始时,就已经通过Billy拿回来了,他不想要的东西,Billy也全部帮他扔掉了。


唯独留下这块写着“you asshole”的白板,一直挂在H33门上很久。


Mark猜Billy是故意的。


他是在替Eduardo骂Mark是混蛋,但那块白板,却总让Mark有种错觉,好像Eduardo还在等着他。




在办完休学手续的那天,Mark收拾东西离开哈佛,把白板拆下来也带走了。


后来有一年搬家,家政工翻出那块白板,不小心抹掉了上面的字,Mark当场大发脾气,把那个可怜的中年女人赶走了。


 


现在Eduardo既不会抱怨Mark是asshole,也不会等Mark。


昨天在博洛尼亚大学,Mark结束演讲被学生绊住十来分钟,转眼Eduardo就离开了,助理Felix奉Mark的命令,一直寸步不离Eduardo,就这样,都没能留得住他。


 


电梯到3楼时,Mark忽然说:“我现在很少迟到。”


“工作上?”Eduardo随口问。


“嗯。”Mark想了想,还是据实以告:“私事上尽量。”


近年在硅谷和Mark私交关系很好的,除了Dustin,要么就是苹果的乔布斯,要么是推特的杰克等人,大家都是大忙人,更别提Chris,一年到不了硅谷一次,迟到错过了,想再碰面就得等个大半年。


Eduardo想说什么,但这时电梯楼层数字显示停在了1——大堂到了。


 


Mark和Eduardo的谈话随着电梯门的打开而结束,光和声音涌入他们电梯里短暂的私密空间,外面的世界重新为他们敞开。


一步之外,是来来往往的住客和服务生,而不远处,Eduardo看到了等着他的Arvin Moore。


于是Mark看到Eduardo露出笑容,抬腿走向Arvin Moore。


 


 【15】


Mark非常讨厌的那个意大利男人,这时正倚在前台,跟前台接待小姐聊天。


或者说是正在撩那位前台棕色卷发大美女。


他在电梯门打开时就看到了Eduardo,立刻朝这边招了招手。等Eduardo走过来时,Arvin张开手臂,做了个拥抱的姿势。


“Hey,my school boy!”


Eduardo知道他又调侃自己没用发胶梳起来的头发。


今天是去蹦极的,将近两百米高的跳台往下跳,用发胶固定得再好的头发都能让风给刮乱,再整理就很难弄出好看的模样,Eduardo索性就不用发胶了。


他被Arvin调侃得很不好意思,前台小姐也一个劲地捂着嘴忍笑,Eduardo只好冲她微笑着无奈地点了点头。


 


Arvin把一个纸袋子塞进他手里。


“咖啡和三明治。”他笑着说:“急着下来还没吃早餐吧?附近也没别的,就给你随便买了火鸡胸的三明治。”


“谢谢。”Eduardo笑着说:“我还想着不吃早餐了。”


“我可真怕你跳完后会吐出来。”Arvin说。


“怎么会?”Eduardo说:“你清楚我的能耐。”


Arvin笑完了,拿过在旁边的另外一个纸袋子递给Mark,脸上的表情就没那么友善了:“Mark Zuckerberg?喏,你的。跟Eddie一样的三明治和咖啡。”


Mark没想到他竟然还买了自己的份。


但Arvin肯定不是为了对Mark示好,他哼了哼,“我不给你买,Eddie要直接把自己那份给你了。”


Mark冷笑,一边嘴角毫无诚意地翘了翘。


Arvin耸了耸肩:“Eddie哪怕对陌生人,也非常善意体贴。”


 


Eduardo闻言,脸立刻就沉了下来,他被Arvin这几句话弄得毫无食欲。


Arvin话里咬得很重的“陌生人”,让Mark憋了一肚子的火。但他注意到Eduardo脸色有点不悦,也就默默咽下了,面无表情地接过Arvin递给他的东西。


Arvin见好就收,他转身拍了拍Eduardo,揽他的肩膀:“别生气,Eddie,开个小玩笑而已。今天天气很适合外出,走吧,我的车停在外面。”


 


Mark沉默地跟在他们身后,落后几步,转手就将手里装着三明治和咖啡的纸袋扔进了垃圾桶。


Eduardo走在前面,没注意到这个。


 


Mark扔掉东西,双手就空出来了,正好帽衫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了一下,他随手拿出来,原来是Chris来邮件了。


 


“你跟Eduardo在一起?”


 


Mark一看,就知道是他刷到了昨晚自己在Facebook主页上更新的状态,追问来了。


Mark想不明白为什么Chris在自己和Eduardo的关系上这么紧张。他简直就像装了个雷达一样,专门探测Mark是不是又去骚扰Eduardo。


叫Mark特别恼火的是,Chris这雷达还异常精确,一猜一个准。


他后来都在后悔,当初在杭州就不该跟Chris说自己碰到了Eduardo,不知道能省多少解释的麻烦。


但想想Chris不可能不知道,毕竟Dustin是个大嘴巴,他什么都会告诉Chris。


而Mark有时候会需要Dustin浪漫过度的脑子以及Chris作为他们之中唯一有伴侣的人的建议,因此作为代价,Mark只能忍受Chris的教训。


 


Eduardo跟Arvin一起往外走,无奈地说:“别惹Mark。我不想闹什么不愉快的事情。”


“好好好。”Arvin笑着满口答应:“我怎么敢惹Facebook的CEO?”


“Arvin。”Eduardo很认真地看着他。


“OK。”Arvin立刻退让了。


他走到门旁,非常绅士地为Eduardo推开玻璃门撑着,对他做了个请的手势:“我对你向来有求必应,不是吗?”


Eduardo简直无言以对,他叹了口气,径直走了过去。


Mark正好跟在后面,Arvin瞥了他一眼,放开扶着玻璃门的手,那扇门就直接朝着Mark关了过来,差点砸在他脸上。


Mark抬手撑住在自己面前合上的玻璃门,面无表情地推开,也跟着走了出去。


 


Arvin那辆骚包得要死的红色跑车就停在外面,Eduardo正在犹豫是坐在副驾驶好,还是后面的座位比较好。纠结着时,看到Mark双手插在帽衫的口袋里走过来。


“Mark,你的三明治和咖啡呢?”Eduardo问。


“吃完了。”Mark泰然自若地扯谎。


Eduardo当然不相信。


Arvin因为他的事情,在朋友的立场上异常讨厌Mark。而且Arvin家世显赫,事业基本又和Mark没有重合的地方,自然也就没必要给Mark面子。


事实上,Arvin这么挑衅Mark,Mark能真的接受他给的东西那才奇怪。但Eduardo更不解的是,Mark今天平静得可怕,到现在都没有爆发。


“哦,好吧。”Eduardo没有再继续早餐的话题,接受了这个拙劣的解释。


 


随后,他打开车门坐进副驾驶。


Eduardo担忧如果坐在后面,恐怕Arvin跟他说话时看倒后镜,见到Mark那张冷脸,又忍不住挑衅Facebook这位脾气很坏的暴君。


Mark倒是不太介意Eduardo是坐副驾驶,还是到后面跟他一起。他自然而然地拉开门一个人坐到了后面。


Arvin放了点音乐,然后就上路了。Eduardo坐在他旁边,拉好安全带,有点食不知味地开始吃早餐。


 


Mark这时候才拿出手机回复Chris。


 


Mark:“是。”


Chris:“哦,天。别告诉我,Arvin Moore也在。”


Mark:“你知道。”


Chris:“我当然知道,Arvin Moore的推特有更新状态,他和Edu要去尝试Altopiano di Asiago那个跳台。另外,他俩去玩,你跟着去做什么?”


Mark:“我乐意。以及,你关注Arvin Moore的推特。”


Chris:“他是Edu非常要好的朋友,关注朋友的朋友,很奇怪吗?”


 


Chris和Eduardo一直保持着比较频繁的联系,Arvin Moore这个人,在Chris和Eduardo的闲聊中,出现频率那是相当的高,更别提Chris作为gay那毒辣的眼光,一下看出Arvin跟Eduardo关系有点不一般。


Eduardo在推特上会跟Arvin和Chris互动,一来二去,Arvin和Chris在上面也有了点交流。


 


Mark:“很奇怪。”


Chris:“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是个社交性冷淡。”


Mark:“我对社交平台约炮没有任何兴趣,所以顶多算是社交冷淡,而不是社交性冷淡。”


 


Chris看着新到达的邮件,一阵无语凝噎。


每次Mark捉错重点,长篇大论地说话时,只有一个目的——为了岔开话题——Mark希望避免某些话题的出现。


 


但是Chris偏偏就是要说。


“你为什么要跟着他俩?这很尴尬,而且不适合,不是吗?”


 


Arvin非常适合Eduardo,Eduardo也显然动过心;他俩当年没成,只因为那时Eduardo在接受心理治疗。


后来Arvin有没有再追求Eduardo,Chris不知道。但他在推特上看,Arvin好像也一直没有正式承认的男友或女友。他是纯粹玩性大,还是在等Eduardo,Chris不敢妄自猜测。但如果他俩在一起,Chris绝对乐见其成。


 


“你上回蹦极是什么时候?”


在Mark纠结着该怎么应付Chris时,前座的Arvin跟Eduardo聊了起来。


“去年七月去了趟赞比亚。”Eduardo说:“在维多利亚瀑布桥那里跳了一回,景色非常美。”


“Damn it!”Arvin锤了方向盘一下:“你没喊我一起,太不够意思了吧,Eddie。”


“你那时候不是在英国的投资出了问题,忙着收拾烂摊子吗?”Eduardo笑了。


 


Mark听着他们聊天,很容易能看出Eduardo跟Arvin Moore之间确实非常亲密投契。


Arvin Moore有意大利人普遍的过度热情和幽默风趣,Eduardo原本有点低落,但在和他聊开后,很快因为兴致渐渐高了,话与笑容也相应多起来了。


两人聊天的范围从极限运动扩展到一些别的,比如世界杯和米兰时装周的八卦,东南亚的投资项目等等。


这些事情Mark都插不上话——当然,他也没想过插话。


他就只是听着。


Mark并不觉得无聊,事实上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看Eduardo。他此刻就像刚入读哈佛时那样,轻松自在,并且兴致勃勃,整个人充满活力。算上他们质证的那段日子,Mark将近九年没见过这样的Eduardo了。


 


Mark一边听着他对Arvin Moore说话,一边低头用手机回复了Chris刚才的邮件。


 


Mark:“我想了解现在的Wardo。”


 


 【16】


Chris对Eduardo始终在心底存着一份亏欠。


诉讼期间,Eduardo在哈佛里曾经跟Chris有过一次开诚布公的谈话。


Eduardo说自己理解Chris作为FacebookPR的立场,他们接下来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私下里做朋友了,甚至在诉讼结束后,可能也会彻底决裂。但他并不希望Chris因此怀有愧疚之心,因为那只是他和Mark之间的问题,不应该牵涉到其他人。


同时,他希望Chris将这番话传达给Dustin。


Chris照做了,他当晚给Dustin打了个电话,Dustin在电话那边嚎啕大哭。


 


他的内疚和痛苦比Chris深刻得多,Chris毕竟在Mark击毙Eduardo之前一无所知,尚有裕余说服自己是无辜的。


但Dustin是知道的。


Mark曾经给他留过字条,让他不要签跟Eduardo一样的合同。


Dustin察觉Eduardo和Mark之间有了龃龉,但他不知道Mark将要做的是这么残忍的一件事。他抱着侥幸的心态和对友情过度的乐观而沉默了。


那张留言,成为Dustin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的痛苦来源,他一度想请辞Facebook的CTO职位。后来Eduardo可能还发过一封邮件给Dustin,具体说了什么Chris不知道,但那之后Dustin就没有再对Chris说过请辞的事情。


 


那时候作为Facebook的PR,Chris必须处理Eduardo带来的各种负面影响,但作为朋友,他非常喜欢Eduardo,并且认为像他这样的朋友,是不应该受到Mark这种对待的。


因此Sean请Chris帮忙劝Eduardo接受心理治疗的时候,Chris简直是不遗余力的。


Eduardo接受治疗时,正好是奥巴马竞选总统期间。作为总统竞选团队的在线组织主管,Chris哪怕在这种时候,也是一周抽出时间跟Eduardo和Mrs Lee谈话了解情况。


尽管他和Mrs Lee的谈话因为患者保密协议而不会涉及Eduardo的具体情况,但Chris还是从谈话中知道Eduardo的情况非常棘手。


他太聪明了。一个聪明人,是很难扭转他已经产生的既定认知的。


 


Mrs Lee希望有一个同样聪明的朋友能在Eduardo生活里慢慢引导他,Arvin无法胜任这个角色,因为他是个局外人。


后来总统选举白热化阶段,Chris实在分身乏术了,就让Sean过去新加坡看看情况。


Sean二话不说就答应了。但那家伙屁用没有,到了新加坡没几天,就因为吸DaMa弄得哮喘又发作进了医院。


Chris知道后,差点没气得立马坐飞机去新加坡掐死Sean Parker。


Sean真是熊心豹子胆,怎么敢跑到新加坡去吸DaMa?亏得Eduardo的人脉在新加坡已经发展得很不错了,这才给他挡了不少麻烦,不然Facebook这丑闻又要满天飞。


而且Mark对DaMa现在基本是零容忍,Sean如果因此让Facebook出了丑闻,Mark可能会对他采取一些很严厉的措施。


结果明明是该Sean过去看看Eduardo过得怎样,倒变成Eduardo捉着他,强制给他戒掉了DaMa。


Sean在新加坡Eduardo家住了五个月。Chris记得那年他没去Facebook的股东大会还把Mark气着了,说这人都是甩手掌柜了,现在竟然连股东大会也懒得来?


 


这些事情,Chris知道,Sean知道,Arvin Moore知道,Dustin略有所闻。


Mark一无所知。


而Eduardo过得怎样,Mark就更不清楚了。


在Facebook需要发展的时候,Mark专心致志发展自己的王国,等Facebook稳定了,他又理直气壮地介入Eduardo的新生活里,想让他回到自己身边。


 


不怪Chris步步紧逼,他这些年看着Eduardo一路走来,真的对Mark现在这种行为很难做到心无芥蒂。


直到Mark回复的邮件里,说希望了解Eduardo现在的生活,他感到一阵难以言喻的酸楚涌上喉咙。


 


Chris知道,Mark当然是爱Eduardo的,从哈佛到现在没变过。


而Eduardo应该……也爱过Mark,在哈佛时,在他们还未曾决裂时,在他们决裂后,再明显不过了。


但那时候他们都太年轻,忙着征服世界,急着证明自己,对显而易见的爱意视而不见,而等明白过来时,一切都已经太迟了。


 


而现在,有些事情,Mark还是不知道的好。


 


因此Chris很快回复了Mark刚才的邮件,但话语相当犀利残忍:


 


“你不可能在一天里真的了解Edu的生活。”


 


Eduardo和Mark都是Chris的挚友。


Mark和Chris之间的利益关系更休戚与共,哪怕Chris早不是Facebook的PR了,但他们依旧彼此支持,因此两人也更亲密一些。但论为人,Chris更喜欢Eduardo一些。


Chris手心手背都是肉,只希望两个人能走出过去,放过他们自己,也放过彼此,别再惩罚自己、互相折磨,各自过好将来的生活。


 


Mark把这句话来来回回看了十次,再看向副驾驶上笑着聊天的Eduardo,终于不得不承认Chris是对的。


他想了想,随后关掉界面,不再回复Chris了。


 


 【17】


到目的地的时候将近11点了。


Arvin去停车,Mark和Eduardo先下车。


Eduardo往头上扣了顶鸭舌帽,他很享受阳光,整个人晒得暖洋洋的,还深深地吸了口气,嘴角带了笑意。


他和Mark慢慢往前走,忽然低声问:“饿吗?”


Mark摇摇头,“不,习惯了。”


“这可算不上什么好习惯。你的助理不会给你订餐吗?”Eduardo问。


“会。”Mark说,“但是没人像你一样,敢在我不吃饭时关我的电脑或者拔我的网线。”


“所以我以前也真是勇气可嘉?”Eduardo开了个玩笑。


“不。”Mark却完全没有笑的意思,“Chris说,你在我身边时,是我脾气最好的时候。”


“硅谷的暴君先生。”Eduardo轻轻笑着打趣他,绕过了这个话题。


“你关注我的消息。”Mark看着他,“这是硅谷那些八卦小报给我的名头,正经的杂志和报刊不敢这么说我。”


“嗯,就只是……刚好看到了。”Eduardo把鸭舌帽的帽檐拉低了一下挡住耀眼的阳光。


“你有什么想知道的,”Mark说,“可以直接问我,小报大部分都是夸大其词或者无中生有。”


“暴君的名头也是?”Eduardo再次绕开了他的重点。


他笑得那么好看,好像完全没听懂Mark话里的暗示。


“额。”Mark被噎了一下。


“这个是真的。是我手下的猴子们,哦,你懂,就是程序员们,他们被我骂多了,先叫起来的,然后传了出去。我敢打赌一定有八卦小报的编辑被我修理过,逮着这个机会大肆宣扬说我脾气坏。”


Eduardo听他这么说,笑得更乐了。


他从背上的运动背包里找了片刻,拿出一条三角巧克力,“对了,这个给你,带坚果的。”


“哦。”Mark接过来,自然而然地拆开包装吃起来。


 


Arvin停好车,小跑着追上了他们。


他看到Mark在吃巧克力,“啊哈”地哼了一声,倒也没说什么。


Arvin一来,Eduardo就停止了跟Mark的闲聊。


 


接待他们的蹦极教练叫Barlow,跟Arvin是认识的。


“Mr.Moore,好久不见。”他笑着迎上来。


Arvin推了Eduardo一把:“他是主角,我陪他来随便跳跳。”


“Eduardo Saverin。”Eduardo和Barlow握了握手。


“Saverin先生,今天天气不错,”Barlow说:“几乎没有什么风,很适合蹦极。”


“是的。”Eduardo笑着说。


Mark看到他已经有了跃跃欲试的那种兴奋。


 


Barlow把Eduardo带到跳台,为他穿好装备,又仔细检查主绳和安全绳是否都已经扣好了。


Mark靠在栏杆旁往下看,这里是个峡谷,170多米的高度下是湍急的河流,看着都有点腿软。


“他喜欢极限运动,你知道吗?”Arvin在旁边忽然开口。


“我知道。”Mark说。


他讨厌极了这个意大利人一副我比你更了解Eduardo的语气。


Arvin说:“我刚认识他的时候,一起约了周末外出。跳了一次新加坡克拉码头的G-MAX。”


Mark冷冷地盯着他。


Arvin像想起什么,忽然笑了:“后来熟悉了,他才跟我说,G-MAX只有60米,真是没意思极了。他14岁回巴西探望祖父时,自己跑去AltaVila玩的都有70多米,后来他再玩,跳台没有100米他都看不上。”


 


Eduardo选的是最刺激的绑脚跳法。


他站在老远的跳台上,冲着Arvin和Mark摆摆手。


Barlow又给他检查了一遍装备,然后笑着做了个ok的手势退开。


Mark看他站在跳台边缘随时掉下去的样子,就觉得头皮一阵发麻。还没来得及想什么,就看到Eduardo展开双臂,把自己的身体抛了下去。


 


Mark看着他在170多米的高空急速坠落,脚踝下的绳子终于扯直,紧接着猛地把他反弹了上去。


Mark紧张得连呼吸都忘记了,Eduardo身上那根绳子一下子扯紧了他的心。


他虽然知道蹦极是怎么回事,但却没有真正接触过这项极限运动。特别是当那个被抛在将近170多米的半空中,只有一根绳子维系着生死的人,是Eduardo。


Eduardo看上去就像是和死亡女神在接吻。


Mark紧张极了,尽管他的脸上依然冷硬,但手握紧了桥上的铁围栏。


 


Arvin看了他一眼,忽然在旁边开口:“这里用的绳子是TR2和Ripcord,但我猜Eddie挑的是Ripcord,因为它伸缩率有280%,TR2只有240%。更大的伸缩率意味着更高的自由落体,反弹时间也会更长,感觉更刺激。”


Arvin笑着说,“现在的蹦极吉尼斯纪录保持者AJ Hackett,在澳门观光塔那里跳下,直到离地14米才反弹。Eddie有一回突发奇想要破纪录,他把自己的体重、绳子的伸缩率、长度、风力等因素都用公式计算好了,想试试离地十米才反弹。幸好被我劝住了。天啊,否则要让他两个哥哥知道我在他还这么玩,非一枪崩了我不可。Eddie后来还不甘心,说自己公式不会错,绝对没问题。后来他要玩什么,大部分时间我都陪着,以防他乱来。”


 


Mark完全不理Arvin Moore,他的心在Eduardo身上。


 


蹦极的整个过程只是持续了1分多钟,Eduardo结束蹦极回到跳台后,Mark屏着的那口气,才抒了出来。


Barlow为Eduardo解开装备后,他笑着走向Arvin和Mark这边。


Arvin一边朝还有很远一段距离的Eduardo挥手,一边说:“他喜欢所有刺激的东西,股票、投资、极限运动——冲浪、蹦极、潜水,还有追逐飓风。新加坡对Eddie而言是个特别无聊的国家。”


Mark回过头,用一种非常冷的目光看向Arvin。


“所以?”


“所以伟大的Mark Zuckerberg,你知道他为什么选择新加坡吗?”


这确实是一个Mark没法回答的问题。


“我猜你不知道。”Arvin Moore用嘲讽的语气回应Mark的目光:“否则你不可能这样理所当然地又去打扰他的生活。还是说,Facebook的成功,让你觉得你可以主宰任何你想要的?”


 



评论

热度(905)